折扣 超搶手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最近常去逛的店歇業了,之後就好少到那邊晃啦,

可是朋友一直問我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那裡買比較便宜!

上網幫他查了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相關的評價,推薦,開箱文,價格,報價,比較,規格,推薦那!

經過多方比較後,發現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居然曾造成搶購熱潮,

價格也很熱銷實在,重點是買的安心,到貨的速度還滿快的,

不用出門送到家。還有超級大重點,比超商便宜!!

一拿到之後為之驚艷,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CP值超高!。

↓↓↓限量特惠的優惠按鈕↓↓↓

我要購買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優惠網站

    • 優惠時間:2016/11/1 ~ 2016/11/30

      【時報暢銷書展】任選2書75折!

      原價:710元

      超值組合價:

      75折 特價 533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在充滿回憶的小山上,遙望他國的天空,

      憶起在夢中消逝的一年,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

      馬車的聲音,令人懷念,

      去年送走你的馬車,竟是永別。

      ──幌馬車之歌

      十年修訂版本

      新增近二百幅珍貴照片與手稿,包括鍾理和日記手稿、

      鍾浩東最後的家書、鍾浩東等人叛亂罪重要文件

      訊問筆錄、會審筆錄、財產清單、死刑判決書等等。

      《幌馬車之歌》是描述台灣白色恐怖與政治迫害的報導文學經典之作,曾獲一九八八年洪醒夫小說獎、一九九一年《聯合文學》十大好書作家票選第一名。書中描述基隆中學前校長鍾浩東與妻子蔣碧玉相識相戀、患難與共、尋訪原鄉、加入抗戰等等,在一九五○年代的政治撲殺運動中,鍾浩東結束短暫而熾熱的生命。本書作者藍博洲集史料、記錄與文學於一體,將冰冷的歷史還原重現,讓我們能以全新的視野,貼近這些即將被湮滅的台灣史與台灣人,反芻那段傷痛與遙遠的記憶。相關情節曾被侯孝賢導演放入電影《悲情城市》,並改編為電影《好男好女》。本次改版作者增加近二百幅珍貴照片與手稿,包括鍾理和日記手稿、

      鍾浩東最後的家書、鍾浩東等人叛亂罪等歷史文件。

      侯孝賢提到:「歷史就是要有像藍博洲這般一旦咬住就不鬆口的牛頭犬。在追蹤,在記錄,在釘孤隻。凡記下的就存在。 凡記下的,是活口,是證人,不要以為可以篡改或抹殺,這不就是歷史之眼嗎。我無法想像,沒有這雙眼睛的世界,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 」

      小說家陳映真指出:「在這『冷戰-內戰』雙重體制的衰亡歷史中,如果沒有台灣內部有意識地在歷史學、社會科學、文藝和文化上對荒廢、黑暗、充滿歪扭、暴力、謊言與恐怖的台灣戰後史進行深刻的反思與清算,則冷戰與內戰的幽靈、美國扈從主義和次法西斯蒂的亡靈,就不會自動消失。在這意義上,藍博洲這本《幌馬車之歌》的出版,便是激烈地刺向冷戰和內戰歷史的惡魂厲鬼的桃花木劍,值得喝彩。」

      作者藍博洲表示:「我的「尋找鍾浩東」之旅並沒有因為〈幌馬車之歌〉的發表而停止。相反地,隨著兩岸關係的相對緩和,我的尋訪足跡得以跨越海峽,深入廣東惠陽、梅縣、蕉嶺、韶關、南雄、始興、羅浮山區,以及桂林、北京等地,進行歷史現場核實與進一步採集史料的工作。隨著島內政治禁忌的相對寬鬆,一些受訪者也才有空間就原本有所保留的內容作出更全面的證言;而一些原本尋訪不到或不便露面的歷史見證人及加害者也通過不同的方式,就他們親歷或所知的歷史作了直得重視的補充。」

        小說家 陳映真

        小說家 陳建功

        電影導演 侯孝賢

        東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趙剛

        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系主任 須文蔚

        PChome Online網路家庭董事長 詹開箱宏志

        前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會長 林書揚

        ──專文推薦

      • 作者介紹

        藍博洲

        一九六○年生於台灣苗栗。輔仁大學法文系畢業。曾任職《人間》雜誌,時報出版公司特約主編,中央大學「新銳文化工作坊」主持教授,TVBS《台灣思想起》製作人,東華大學駐校作家,現專事寫作。一九八三年開始寫小說。一九八五年以短篇小說〈喪逝〉獲時報文學獎。一九九八年以〈幌馬車之歌〉獲洪醒夫小說獎。一九八九年出版第一本短篇小說集《旅行者》。二○○二年出版長篇小說《藤纏樹》,獲當年《中國時報》年度十大好書獎、《聯合報》年度最佳書獎。

        出版作品:長篇小說《一個青年小說家的誕生》、《藤纏樹》,報導文學《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幌馬車之歌》等,歷史報導《紅色客家人》、《台灣好女人》、《麥浪歌詠隊》、《共產青年李登輝》、《天未亮──追憶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尋訪被湮滅的台灣史與台灣人》、《日據時期台灣學生運動,一九一三─一九四五年》、《白色恐怖》、《沉屍、流亡、二二八》、《紅色客家庄》、《消逝在二二八迷霧中的王添灯》、《消失的台灣醫界良心》、《尋找祖國三千里》、《老紅帽》、《台共黨人的悲歌》,散文《戰風車──一個作家的選戰記事》、《你是什麼派》 等。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目錄導覽說明

      • 【序】

        隱沒在戰雲中的星團/林書揚

        美國帝國主義台灣反共撲殺運動/陳映真

        凡記下的就存在/侯孝賢

        救贖的歷史,歷史的救贖/趙剛

        【幌馬車之歌】

        序 曲:伴著腳鍊聲的大合唱

        第一樂章:故鄉

        第二樂章:戰雲下的戀歌

        第三樂章:原鄉人的血

        第四樂章:戰歌

        第五現省樂章:歸鄉

        第六樂章:二二八前後

        第七樂章:白與紅

        第八樂章:風暴

        第九樂章:槍決前後

        尾聲:和鳴!你在那裏?

        【大事年表】

        【誰的幌馬車之歌】

        誰的〈幌馬車之歌〉

        一條前行的路

        讓歷史不再有禁忌,讓人民不再有悲情

        【附錄】

        未完的悲哀/詹宏志

        重找一個閱讀《幌馬車之歌》的角度/須文蔚

        《幌馬車之歌》對大陸文學的啟示/陳建功

        後記(二○○四折扣年增修版)

        後記(二○一五年增修版)

      好康

      勸敗

      救贖的歷史,歷史的救贖:代序《幌馬車之歌》

      藍博洲告訴我,他的《幌馬車之歌》要出第三版了,他說新版內容增加了不少這些年來他就這一主題繼續追蹤的一些重要口述證言與檔案資料。他說他想邀我寫序。我告訴他,這本書的第一版我在20多年前就讀過了,但我沒告訴他的是,內容是什麼我早已忘卻了;還記得讀過,或許只是因為這個美麗的書名還在那兒兀自地璫璫作響吧!然而,我還是勉強地答應了。「勉強」,是因為我的確對藍博洲竭半生之力所探索的這段歷史感到陌生,自覺是沒有資格寫序的。那麼為何還是答應呢?恰恰只為「勉強」故!──我得勉力克服這個奇怪的、不合理的「勉強」。於是,我就把「序」的差事,當作藍博洲期待於我的一段學習之旅。下面的文字,因此不過是我閱讀這本書的一些學習、反思,以及感觸。

      《幌馬車之歌》是一本以報告劇為形式的報導文學作品,記錄了客家籍青年鍾浩東(1915-1950)及其夫人蔣碧玉(1921-1995),以及那個時代無數類似青年的革命事業。青年鍾浩東反抗日本殖民統治,九死一生潛回祖國大陸投身抗日,抗戰勝利後又迅即回到台灣,為了改革社會的理想,投身教育事業,赴基隆中學任校長。在這期間,他目睹了國民黨政權的腐敗與反動,與內戰中的另一方──中共相比,明暗立判,於是像很多當時的知識青年一樣,思想迅速左傾,而鍾浩東更是加入了地下黨,在1949年被捕之前,為他所熱烈盼望且相信即將到來的「解放」,和國民黨政權進行殊死鬥爭。他最終,求仁得仁,為理想犧牲,成為了1950年白色恐怖的著名犧牲者之一……。

      在我重新閱讀這本書稿之前,我必須誠實說,對於鍾浩東、蔣碧玉,以及那個「基隆中學案」,我是幾乎完全遺忘了。為什麼我與這段情志高蹈血跡斑斑的當代史之間,是如此陌生離異呢?為什麼替這樣一本書寫序我會感覺「勉強」呢?我想,這不僅僅是我個人的問題而已,應該也是當代台灣知識圈的一種普遍現象吧。我們的知識結構、我們的歷史意識一定是出了某種共同的問題。因此,不妨把我的「勉強」也當作一樁(包括著我的)當代「知識事件」來解讀。

      我的「勉強」是大小兩層「怪圈」之下的產物。外層大怪圈是台灣社會在歷史意識上的全面單薄枯槁。我在大學教書,學生對「歷史」的感覺就是和自身無關的那些為考試而背誦的事件與年代,對於當代也知之甚少,而且幾近無感,這或許弔詭地說明了他們何以近兩年來會對一些政治象徵作超乎尋常的情感反映,但這是另一個話題了。歷史意識的單薄枯槁至少有兩個重要原因,其一是大眾消費社會所產生的一種「天然的」「歷史終結」感,其二則是歷史意識被狹隘政治化。第一個原因我們在這裡就不說了,關於第二個原因倒是可以稍微談談。一向以來,國民黨政權但為遮其自身之羞的緣故,把台灣歷史與中國近現當代史不是肆意切斷就是以它的不通童騃講述,別的不說,它就無法說明它何以倉皇辭廟敗退來台;不通的故事必然使人對歷史教育望之卻步。又,一向以來,國民黨因為半遮面地把自己置放於一個親美友日反共的格局之中,以致它無法真正面對日本殖民歷程,從而更談不上任何的「去殖民」。而另一方面國民黨的挑戰者民進黨,不管它對國民黨如何齜牙咧嘴,它始終忠實不二地繼承國民黨看待歷史的大架構,在反共、親美、友日的神聖三位一體下,頂多添加上一些反國民黨的、台獨的、反中的因素。當然這些因素,也是經由政治需求重新界定,例如對228的敘事凸顯放大其「分離主義」、對1945-49數年間「統一」狀態下兩岸民眾(尤其是知識分子)的思想與實踐的交流合作的不聞不問、相對於228的高分貝的對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奇怪沉默,以及特別是近幾年來對日本殖民的塗粉抹脂……。

      我當然和絕大多數台灣人一樣,多多少少是在這個長期怪圈之下形成了我的歷史意識,或至少,我的歷史意識一定得受到這個怪圈所影響制約。對於它的支配,不可低估,因為它並不是以一種易被感知、易被察覺的方式硬梆梆地杵在那兒,而幾乎是以一種不被人們意識得到的方式存在的──而這正是霸權之所以是霸權的所在。經過國民黨與民進黨兄弟接力的歷史編纂工程下,人們或許在這個或那個的用詞上有「藍綠」齟齬,例如表現在教科書爭議上,但對於一種更根本的、超越語言的、簡單化的、圖像化的,從而是更有支配力的歷史感覺,則是不曾有過任何撼動之效的;這些感覺包括:共產革命是暴力的、西方(美國)是自由民主的、文革是全民發瘋、日本殖民是現代的/合理性的、國民黨是一個專制落後無能的政黨、二二八是外來政權對台灣人的壓迫,以及所有殖民時期與戰後反國民黨的仁人志士都是「勇敢的台灣人」……。當歷史意識是建立在這樣一種卡通化的黑白善惡美醜皆分明的基礎上時,持這樣歷史觀的人們也同時被去政治化,而成為了權力的對象。

      這個屬於廣義歷史編纂所造成的「無意識」是有巨大宰制力量的,甚至宰制了自以為是的反對者、異議者、批判者,乃至逃逸者。要說明這個怪現象並不難,可以透過我所謂的第二層的、也就是內層的「小怪圈」來進行;而以我自己的例子來說明也許還更有說服力。是這樣,我和我的一些朋友,在1980年代到美國唸書,習得了那時歐美學術圈的比較批判性的「新左派」理論與政治話語,並在1980年代下半陸續回台,之後,基本上憑藉著這套話語進行所謂的「介入」。我們標榜不統不獨、關切市民社會的民主生機、反抗國家暴力與宰制、反對族群民族主義的偏狹,並支持草根的、由下而上的「社會運動」……。在操作這套話語的同時,我們的自我認同是「左派」,是根植於台灣這個特定空間與發展階段的左派。但如今反省起來,這樣的「左派」在某種自我標榜的道德正義感與知識優越感的後頭,是有某些不自明的從而是意識型態的前提的。我們的知識或社運的干預的前提是:一、西方知識圈所界定的平等、正義、公共、多元等……是「普世價值」;二、必需是在一個資本主義與民主憲政的現代社會中。於是,儘管我們不喜歡「歷史終結」這個講法,並常作態調侃它,但實際上我們已接受了這個講法,並以它作為前提──我們是在一個後革命年代中,以社運為方式,對這個社會作「改良」。而當「戰鬥」、「反抗」或「異議」的我們,在如此想像歷史時,我們其實已經是默認了第一層大怪圈,或至少是不(或無法)挑戰它的。因此,我們就有了一種對待歷史的實際方式,而這和我們所批評的當代年輕人的去歷史化並無重大不同,也就是我們的歷史敘事經常是從「1987年解嚴」開始,或「1950年代的進口替代」開始,或最多是從「戰後國民黨撤退來台」開始。於是,這樣的「左派」不只是無視於整個近現當代中國的乃至區域的歷史──於是,台灣的歷史,更是無視於左翼自身的歷史;它把日據時期台灣左翼抗日志士的反抗在歷史敘事中勾消了,把1945-1949年之間大陸與台灣的左翼的或進步知識分子的連結合作給取消了,把1950年代的白色恐怖給淡化模糊化了,把1970-1的保釣運動給邊緣化了,也大致把1977-8的鄉土文學運動給遺忘了。是建立在這些勾消或遺忘上,1980年代末出現於台灣的「新左」定義他們自身的「左」。但如今看來,這個「左」其實甚至並非「新左」,因為他們並不曾相對於「老左」定義他們的「新」,這個「新」是一個無「老」無「舊」作為指涉對象的一種無意義修辭,所謂新以為新──於此,甚至並不同於西方的新左。因此,這個左翼事實上僅能是「洋左」。而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又殘酷地展現了它已經成功地收編了這個「洋左」的所有論述能量,從公共化、後殖民到反全球化這些概念或理論,到歷史終結的歷史觀與世界觀,到那在知識方法上劃台灣為牢的「方法論台獨」。

      透過指認出這個雙層怪圈,我得以解解釋我的知識構成圖譜,以及,更具體地,我何以對「鍾浩東們」是如此的隔膜、疏離、無情,以及我何以對日據以來的台灣左翼運動史是如此的無知,雖然相對而言,也許我還蠻熟悉1960年代的美國,我是老早就知道湯姆海頓、勞夫耐德、馬丁路德金恩、艾倫金斯堡,以及麥爾侃X的。這樣偏枯的、深具殖民風的知識風貌,難道還不曾自我指認出問題之所在嗎?

      在黯沉的歷史舞台上,藍博洲以報告劇的形式,打著一道獨白的束光,所演出的這本《幌馬車之歌》,在一個最根本的意義上,就是在進行這樣一種歷史意識與知識政治的艱困挑戰。考察作者的撰述歷程,從《人間》時期開始,藍博洲就孤獨地、不懈怠地在這條路上顛躓前行,以他的方式書寫台灣史,一段被遺忘、扭曲、封閉,或被人作賤收編的台灣史。在藍博洲的著作裡,我們看到台灣的歷史與中國大陸的歷史的緊密關連,「打斷了骨頭連著筋」──於是他挑戰了「方法論台獨」。我們也看到他把我們對今日的理解上連1950年、戰後統一四年,以及戰前的日本殖民時期──於是他挑戰了我們的去歷史的狹小當下視界。讀這本書,我經常不勝欷噓的是:「鍾浩東們」亡於1950年代,他們是無法繼續生猛地活著、思考著、行動著了,但如果後來的人能在心中記著他們的形象與心地,以他們為一種參照,那麼台灣之後的歷史將會走出一條什麼樣的路徑?這個問題當然無法回答,但可以肯定的是必定和今日不同,而這也就是說,我們之所以為今日的我們,並不是歷史的必然,而部分是由於我們對歷史的忘卻,我們遺忘了無數個與我們有關的事件與人們(僅僅因為他們「失敗了」!)。藍博洲的寫作就是把這些被遺忘在歷史角落與灰燼裡的前行者給救贖出來,於是我們重又看到他們,以及看到他們身後的的無窮前行者身影,於是這將鼓舞我們意識到今天的我們也並非全然孤獨無助的,也必當是歷史長河中綿延不斷影響著未來之世的一個小小因子──於是,藍博洲也挑戰了歷史終結論。

      是在這個歷史、知識與倫理的大架構下,我企圖理解藍博洲書寫的客觀意義。當然,這樣說絕對不足以窮盡這本文學創作的其他意義。做為一部現實主義的作品,作者在史料的、時代背景的、人的社會關係的……精確耙梳與考證下,屢屢綻放出那專屬於文學的人道光輝。他書寫了鍾浩東和鍾理和的兄弟之愛、蔣碧玉與她三個兒子之間的令人心疼心酸的母子之愛、鍾浩東母親至死不知其子已亡的痴痴母愛,鍾浩東與蔣碧玉之間的沒有機會卿我的夫妻之愛──但那又是什麼愛呢?也許只能說那個夫妻之愛或男女之愛已是包覆在更大的同志之愛,以及更廣闊的同胞、國族與人類之愛當中了吧!也許一個時代真的已經離我們而去了,在那個時代裡,有很多人知道愛是什麼知道生活是什麼知道他人是什麼,從而知道自己是什麼。然而,《幌馬車之歌》能夠出第三版,或許可以是希望不死的某種希望吧!

      這本書的書寫在每一章的起始總是安排一段鍾理和(前輩著名作家,鍾浩東同父異母的弟弟)的文字做為全章的引言,或摘自他的小說創作,或摘自他的日記雜文,而經常,如非總是,能和正文產生一些有趣的互文效果。但讓我感受最強的倒不是這些引言,而是在書的「尾聲」那兒的鍾理和的話。在那兒,我們讀到鍾理和在他1958年2月23日的日記裡如是說:

      那麼,文生[註:文生?梵谷]還有什麼可說呢,他是這樣幸福的!

      畢竟他還有一個徹底瞭解、同情、和愛他的好兄弟呢!

      而我?

      啊啊!和鳴,你在那裡呀?

      鍾理和誠然失去了一個理解他的兄弟,這或是可悲嘆的吧!但話又說回來,寫過《夾竹桃》等作品的鍾理和,又果真理解過鍾浩東嗎?但我們似乎不必因此為鍾浩東悲嘆,甚至我們要為他高興,因為多年後,他得到了一個真正理解他的異姓兄弟,也就是本書作者藍博洲,雖然這個說法若要較真起來可能不甚恰當,因為論輩份,鍾浩東是同為客家人的藍博洲的祖父輩。但我還是堅持藍博洲是鍾浩東某種理解意義下的「兄弟」──雖然異代跨時。正是:相識何必曾相逢,蕭條異代不同時。是以代序。

      趙剛

      2015/11/7於台中大度山

      籌組抗戰醫療服務團

      楊基銓:鍾(和鳴)君有濃厚的民族意識,為人熱情,意識形態略偏左傾,他對於前一輩的人士所做的民族社會運動,相當有認識。有一次,他問起我當時擔任台灣地方自治聯盟之負責人,而向日本政府爭取地方自治的堂叔楊肇嘉的思想。鍾君關心臺灣關懷社會實在難能可貴。

      蕭道應:一九三○年八月,台灣民眾黨內林獻堂、楊肇嘉等一部份地主資產階級利益的代表,因為不同意蔣渭水一派重視勞工運動的傾向,於台中市醉月樓正式成立以「確立臺灣地方自治」為目的的台灣地方自治聯盟,並選出顧問林獻堂、常務理事楊肇嘉等主要幹部。楊肇嘉出身清水(舊稱牛罵頭)首屈一指的大地主家庭,前後主持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六年,曾經兩次攜帶改革台灣地方制度建議書,上東京請願。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二日,殖民地台灣舉行改正地方自治制度第一次選舉,楊肇嘉領導聯盟在各地積極參選;選後並於台中市樂舞臺召開選舉報告演講會,頗呈盛況。但自此以後,自治聯盟的存在就似有似無,竟不聞有任何活動消息了。

      楊基銓:鍾和鳴於二年級暑假後就突然失蹤,不再來校,我雖感意外,但由他個性來看,我想必有其原因。

      黃素貞:我是汐止人。四五歲時,隨養父遷居福州。中日戰爭爆發後,日本當局強制台灣人撤出福州。我們一家五口只好於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九日搭船返台。當時,學北京話竟然成為台北的風尚。我於是通過一位朋友介紹,成為幾個台北高等學校和帝國大學醫學部學生的北京話老師。這些學生包括在日本留學回來渡暑假的鍾和鳴,以及鍾九河、蕭道應等客家人;另外,還有不是客家人的許強。他們的民族意識強烈,熱愛祖國。

      蕭道應:許強是台南佳里人,先後畢業於台南二中、台北高等學校,然後與我同時進入台北帝大醫學部第一屆。台灣光復後,擔任台大醫學院副教授兼台大醫院第三內科主任。一九五○年五月被捕,十一月廿八日槍決。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480

      出版地:台灣

      商品訊息特點

        人氣

      • 作者:藍博洲

        追蹤

      •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6/1/13
      • ISBN:9789571365022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限量特惠的優惠按鈕↓↓↓

      我要購買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討論,推薦,開箱,CP值,熱賣,團購,便宜,優惠,介紹,排行,精選,特價,周年慶,體驗,限時

      以下為您可能感興趣的商品

      注意: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

      國立成大醫院斗六分院昨(十五)日由神經內科謝函潔醫師指出,一位68歲女性覺得右邊的手腳較沒力氣,使得全身都覺得疲倦、不想動,開始以為頸椎長骨刺導致,進行多次復健並無效果,到斗六成大醫院檢查發現病患走路和其他動作都有變慢的問題,右側肢體較左側僵硬,活動的速度和擺動的幅度都有偏慢、偏小的趨勢,經過系列的檢查確診罹患巴金森氏症,經藥物治療後,症狀已改善許多。

      另一名85歲男性有高血壓病史,最近被家人發現常常容易跌倒,所以至神經內科門診看,經過詳細神經理學檢查後發現病患左側肢體有輕微無力的現象,經腦部核磁共振檢查後發現是右側腦部有缺血性中風導致左側肢體無力。

      因病患年紀較大,所以容易在站立或走動時因無力而站不穩,容易跌倒;除了需要使用藥物預防中風再發生,也建議病患暫時先用拐杖輔助行走,並衛教家屬如何改善環境,避免跌倒,並安排了一系列的復健,加強下肢肌肉力量與平衡練習,幾個月後,病患又能自行行走了。

      謝醫師表示,容易造成步態異常的神經疾病有很多可能,其中包括感覺缺損、脊髓病變、腦中風、巴金森氏症、常壓性水腦、前庭或小腦疾病等等,如果要找出原因,需要至神經內科門診接受評估與檢查,找出原因,對症下藥,再與復健科配合進行個人復健訓練計劃,才能改善步態,進而維持自我行動能力,保持健康。

      謝函潔醫師指出,台灣逐漸邁向高齡化社會,有許多高齡健康問題非常值得我們注意。很多上了年紀的老人仍需要自己獨立生活,卻發現自己行動的能力越來越差,雖然自然老化的過程的確會使獨立行走的功能漸漸衰退,必須小心的是若出現容易跌倒的狀況,反而成為隱憂。

      病患會因為怕跌倒而不想活動,越不動反而越無力,社交活動越減少,卻更加速活動力與認知功能衰退,如此惡性循環,日後健康就會每下愈況,追溯其原因,有時會發現不僅是老化而已,背後還可能潛藏很多疾病。

      謝醫師表示,國外曾有一個針對社區老人的研究發現,有32%的老人有行走困難或步態異常,而且年齡越高,發生比例越高,80歲以上者僅存38%的老人走路是正常的。而這些步態異常的老人中,有46%是因為神經系統疾病導致走路有問題,25.5%是非神經性疾病引起,28.5%是合併神經系統與非神經系統疾病問題。但是門診病患通常到門診來,並不是抱怨走路變慢,通常會抱怨腳容易痠、麻、無力,或是覺得腳緊緊的、無力或疼痛、走不動,甚至是抱怨頭暈等問題。如何從這些敘述中找出疾病的蛛絲馬跡,就需要仰賴醫師詳細的問診與檢查,一一抽絲剝繭。

      記者施春瑛/台南報導
      成功大學工學院菁英班學生組隊參加由社團法人國際專案管理學會台灣分會主辦的「PMI台灣專案管理校園實務競賽」,以「蓮心園文創包裝設計」乙案,協助弱勢憨兒的蛋捲禮盒進行開發與行銷而廣獲好評,奪下首獎。
      獲得「台灣專案管理校園實務競賽」首獎的成大第十三屆工學院菁英班學生羅韶儀、黃湘瑜、楊昌豫、洪胤倫、林憲宏、陳韋宏等人,在台南市社會局牽線下,協助蓮心園設計愛心蛋捲禮盒,並媒合計程車車隊與網路通路推廣行銷,成效顯著。
      這群學生針對專案實務進行規劃、執行、監控等工作,並將原本不甚起眼的包裝改為色彩鮮豔又極富童趣的插畫,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同時,他們也考量到公益團體無力負擔過高製作成本,因此將紙盒形狀鎖定在簡單的方型,並直接加上提繩方便提取。
      成大菁英班另一組學生蔡旻娟、傅悅、劉俊毅、林健勤、羅健睿、潘彥廷、鄭思蘋等人,則是以「雲象泰式餐廳專案」獲得佳作。他們以提升餐廳服務品質、增加宣傳為目的,實際走訪該餐廳,並且為餐廳製定接觸點檢核表,以及訂位、帶位、點餐、就坐、用餐、結帳、送客等各種流程圖,最後還安排神秘客進行稽核,提供該餐廳非常實際的改善建議。
      本身也是環工系學生的羅韶儀表示,能夠實際操作專案管理,非常受用,未來也希望善用專案管理的知識,來回饋社會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測量系蔡旻娟則認為,透過菁英班專案管理的訓練,讓她更有效率地管理自己的生活。

      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

      一名67歲黃姓男子2年前突然覺得眼花,看東西「霧霧的」,但到眼科就診都檢查不出問題,直到胯下突然冒出腫塊,就醫才發現癌細胞蔓延全身,長了20多顆惡性腫瘤。

      黃男今天出席長庚醫院醫療成果記者會時表示,他的左腳趾長年有一塊約2公分黑灰色、類似痣的色塊,但因沒有任何感覺,5年前突然確診為「黑色素癌」,經化療很快便恢復生活,誰知2年前視力無預警驟降,一檢查才發現癌細胞已經轉移擴散,化療、免疫激素治療半年也不見效,讓他幾乎放棄治療。

      今年初在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任張文震建議下,他接受19次新型免疫藥物治療,全身上下多達20多顆腫瘤都消失殆盡,治療期間除了出現白斑外,沒有其他副作用,體力、食慾都恢復正常,還能和家人一起爬山,他和太太感動地說「真的很幸運」。

      張文震說明,癌細胞會透過抑制人體免疫細胞,讓癌症細胞愈來愈壯大、嚴重,一旦發生轉移,治療起來更是難上加難,治癒機會也降低,新型免疫藥物則是透過活化免疫細胞,讓免疫系統自行對抗癌細胞,還能免除傳統化療噁心、掉髮等難受副作用。

      林口長庚胸腔暨重症專科醫師楊政達指出,長庚醫院5年來利用新型免疫療法已治療近200名患者,以非小細胞肺癌最多,其次為黑色素癌,未來可望比照美國將觸角延伸到胃癌、肝癌、泌尿道癌、乳癌、膽道癌、卵巢癌等病症。

      張文震表示,以往癌症傳統療法多強調可延長3個月或半年壽命,但免疫療法則是強調長期存活率,以黑色素細胞癌為例,美國長期追蹤發現使用新型療法的患者,10年存活率超過2成,多數幾乎治癒,新型藥物存活率更可達到3成。

      目前患者免疫療法每月需自費約新台幣20萬至30萬元,每次療程最少3個月,未來將爭取納入健保,但原本就有自體免疫疾病、器官移植、B肝帶原者則不適用。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推薦,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討論,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部落客,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比較評比,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使用評比,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開箱文,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推薦,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評測文,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CP值,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評鑑大隊,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部落客推薦,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好用嗎?,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去哪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